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山西医生上班昏迷 四地交警开路急送医生进京

发布时间:2015-05-11 13:34:37

山西医生上班昏迷 四地交警开路急送医生进京

山西医生上班昏迷 四地交警开路急送医生进京

▲急救车到达医院后,鲁钧被众人抬下。

山西医生上班昏迷 四地交警开路急送医生进京

昨天下午3点15分,在交警护送下,急救车安全抵达医院。

山西阳泉骨科医生鲁钧上班时突发脑干出血,严重昏迷,家属称其病发前一日连续进行了2台手术。昨天下午,鲁钧因当地医院救治困难后转院到北京进行救治。由于路途较长,阳泉、石家庄、保定和北京四地联动,交警一路为救护车开道,将其护送进入北京军区总医院治疗。目前,鲁钧已经住院,病情较为稳定,医院表示会根据其身体状况考虑为其进行开颅手术。

□病发

交接班时突然晕倒昏迷

鲁钧的妻子唐女士介绍,丈夫今年刚过40岁,10月24日早上8点左右,鲁钧正常去医院上班,与同事交班时突然晕倒,经检查为脑干出血。

唐女士称,脑干出血是脑出血中比较严重的一种情况,鲁钧脑干出血12毫升,病倒以后,当地医院和省医院的医生为他会诊,北京军区总医院脑积水治疗中心主任徐主任也被请到当地,由于病情严重,“医生都说没有希望了”,更不适合长途转院到北京。经过两次穿刺手术,一个月以后,鲁钧的病情出现了一些好转,能够脱离呼吸机进行自主呼吸,医院才同意将其转院到北京治疗。

□进京

四地交警联动开道护送

由于鲁钧病情严重,为了避免转院途中发生意外,家属联系了阳泉、石家庄、保定和北京警方,希望能够保证路途畅通,并由各地交通广播实时播报鲁钧乘坐的救护车的位置,提醒沿途车辆为该救护车避让。

据山西高速交警的张警官介绍,昨天上午10点10分,安排鲁钧转院的救护车从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出发,他和另外一名同事一直开着巡逻车将其送到了河北交界处,“路况较好,偶尔有大车占道,广播后也及时为救护车让行”。

救护车沿石太高速、京昆高速进京,阳泉、石家庄、保定和北京四地警方安排交警为鲁钧乘坐的救护车开道,保证救护车顺利前行。昨天下午2点半左右,北京交警接到该救护车,分别由大兴、丰台、西城及东城的交警驾驶警车护送赶赴医院,并提醒沿线车主注意避让,不要占用应急车道,为急救车让路。

昨天下午3点15分,北京交警骑摩托车为救护车开道,将鲁钧安全送达到北京军区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医院护士和其妻子推送鲁钧进入抢救室。

□救治

或将考虑进行开颅手术

昨天下午,记者在医院见到鲁钧时,他仍处于昏迷状态,头部包裹着纱布,鼻孔内插着呼吸气管。鲁钧紧闭着双眼,对呼唤声没有反应,唐女士一直守候在他的身边。随行的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冯主任称,鲁钧患病后,医院立即为其进行治疗,相比于患病初期,目前其身体状态已经出现了好转。

昨天下午,经CT检查后,医生向家属介绍,根据鲁钧的状态显示,目前其病情已基本稳定,脾脏情况正常,根据鲁钧的身体状况考虑为其拔掉呼吸气管,如果其脑内积血不能够完全吸收,将会考虑为其进行开颅手术。

昨天晚上9点左右,鲁钧出现了呕吐,经过医生治疗,很快恢复正常。据妻子唐女士介绍,医生表示是因为长途转院对病人造成了影响,并无大碍。

□各方

1家属 患病应与此前连续手术有关

唐女士称,病发前一日是丈夫正常上班日,但因并非值班日,根据惯例他并不需要给病人做手术,“可能是因为医院太忙,他做了两台手术”。当天下班回家以后,鲁钧吃饭也并无异样,当天晚上12点之前就入睡了,一直到第二天早晨去医院交接班突然晕倒。

唐女士称,丈夫今年8月份进行过一次体检,除了因肥胖引起的肝硬化,并无其他疾病,“突然病倒应该跟他连续做手术有关”。

2院方 24小时值班制业内很普遍

昨天,阳泉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务科李副科长介绍,鲁钧是骨科科室的骨干力量。一般情况下,他工作24小时后休息一天,再正常上班,五六天才会有一次24小时值班。李副科长也介绍,24小时值班制是行业内普遍现象,但是由于医生职业的特殊性,经常要加班加点。遇到重大手术或紧急情况,医院就会召回休假医生。

另外,李副科长也表示,医院针对40岁以下医生,每年有一次体检,针对40岁以上、50岁以下医生,每两年有一次体检。鲁钧在今年8月刚进行过体检,身体状况正常,没有重大疾病。此外,他也透露,现在基层医院大夫数量较少,工作量大,只能是多劳多得。他表示,鲁钧所在的骨科科室有10名左右医生,工作量分配下来基本够用。

该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此前在骨科做护士,一晚曾做过3台手术。

3业内 长期疲劳或为脑干出血诱因

昨天,针对疲劳能否引发脑干出血,北京120急救中心急救医生刘扬表示,脑干出血多由高血压导致动脉硬化造成。鲁钧病发前24小时内做过两台手术,长时间站立可能引起的下肢血栓、静脉曲张,长期劳累、饥饿等,也会是脑干出血的诱因,但不是主要原因。

针对业内24小时工作制一事,刘扬称,各地情况不同。假如医院较小,工作强度不高,24小时值班制问题不大。仅就北京三甲医院来说,24小时值班制一线医生很难承受。“这种情况很少,即便有,也会有两天的假期来休息。”

□链接

◎2014年6月22日,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的陈建屏、陈靖、陈松三名外科医生,用时32个小时为一个病人完成六种不同的手术。手术后,三名医生累得躺在了手术台边。

◎2014年8月11日,徐州市中心医院肿瘤外二科48岁的主任医师胡远超,在手术台边紧张工作了4个多小时后,突然脑干出血陷入昏迷,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2014年10月24日,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麻醉科42岁的副主任医师昌克勤,在为一名结肠癌肝转移病人动手术时突然晕倒,晕倒时已无呼吸,CT检查显示脑干出血30毫升。

◎2014年11月9日,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38岁的妇产科副主任医师史明,在靖边县人民医院开展支援工作期间猝死。他前一日已有不适,事发前连续工作了17个小时。

◎2013年11月19日,南昌市安义县中医院54岁的副院长黄云,在岗时突发恶心、呕吐,陷入深度昏迷,经检查为脑溢血,25日抢救无效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