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

猫眼康利:刷票造势不符逻辑 已配合电影局进行调查

发布时间:2019-01-22 21:45:54

猫眼康利:刷票造势不符逻辑 已配合电影局进行调查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5月3日,因电影《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身陷舆论漩涡的猫眼电影在北京举行媒体沟通会,就该事件对外发声。

电影《后来的我们》于4月28日上映首日在各售票渠道出现退票现象,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并身兼《后来的我们》出品方和发行方,猫眼被疑人为操纵票房,以刷票方式造成电影火爆假象并以此影响院线排片。

次日,猫眼紧急连发两份书面声明,表示部分自媒体在没有核实真相前提下主管臆测发布恶意不实言论,同时表示,当天猫眼平台退票涉及票房金额1300万,占当日2.8亿总票房的4.6%,其中54%为正常改签,因改签业务在后台实行“先退后改”,故改签次数被算作退票中,实际46%的退票金额仅为600万左右,疑似黄牛行为,并宣布暂时关闭退票功能。

随后,在5月2日节后第一天,另一大在线票务平台淘票票也宣布受此事件影响暂时关闭退票改签业务,并在一份名为《说真话不容易,做平台有担当》的书面声明中表示,票务平台对退改签的通行做法是先退后买,并不会计入真实退票数据当中,同时表示,电影票领域的黄牛现象已经微乎其微,不可能对一部电影的售票产生重大影响。

对于改签程序和黄牛两大问题,漩涡主角猫眼与同行之间出现相反解读,对此,猫眼COO康利在沟通会上表示,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计算方式和口径,就猫眼来说,是先退票再改签,“实际上无论谁先后,本质上都是相同的,都会出现一次退票”。而关于黄牛是否绝迹,康利表示,猫眼在声明中表示疑似为黄牛造成退票,从未表示过46%的退票均由黄牛导致,具体原因仍在调查核实当中。

猫眼演示平台改签流程

对于外界认为猫眼作为出品和发行方利用票务平台优势刷票制造票房假象,康利对腾讯《一线》表示,这种假设的动机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因为几百万的票房,相对于当天2亿多票房,完全够不成规模,同时院线排片依据的是包括其对影片内容的判断、过往经验等多种因素,预售票房只是参考之一,猫眼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不仅如此,现在中国电影市场观众对内容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成熟判断,单靠营销不可能拉动如此巨大的票房,本质还是内容为王。

猫眼表示重大档期退票率高于往常

康利也承认,《后来的我们》退票率的确偏高,但并没有到外界宣传的地步,他表示,重要档期的退票率高于平时是正常现象,同时考虑到今年“五一档”《后来的我们》占据了绝大多数票房比例,因此单片出现的退票额偏高也不能直接与全年平均退票率直接做对比。

对于《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最终定论,康利表示,其本人在4月28日晚获悉这个消息后也很吃惊,并迅速组织猫眼进行数据搜集和自查工作,已经将全部资料提交给了电影局,积极与监管方配合,猫眼也在等待电影局最终调查结果。《后来的我们》的发行工作,全部由猫眼独立完成,并未进行任何外包。

截至5月3日晚8点,《后来的我们》总票房已经突破十亿。(来源:腾讯《一线》 文/ 李超)


推荐阅读/观看:宜昌SEO https://www.18627148925.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