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WISE Talk】一碗热干面背后的“互联网思维”

发布时间:2015-04-18 11:52:10

【WISE Talk】一碗热干面背后的“互联网思维”,那些被我们轻视的“传统企业”是如何居安思危的 WANGJINGYU??2015/04/02 00:53【WISE Talk】一碗热干面背后的“互联网思维”,那些被我们轻视的“传统企业”是如何居安思危的

“每天餐馆坐满了人,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用户在哪里......”这是我和蔡林记热干面CEO张绪明聊天时,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这次36氪在武汉举办“餐饮O2O”主题的WISE Talk,令我完全没想到的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诸如“哦虾(8号虾馆)”,“挑食”,“叫个鸭子”,“零号线”,或者是“新西少”这样的,我们圈内耳熟能详的那些互联网餐饮品牌。反而是我们习以为常,甚至很轻蔑的就被我们归结为“传统餐饮”这个“落寞”行业的传统热干面品牌“蔡林记”着实让我震撼了一把。

震撼的根源在于,我们这些整天叫嚣着利用互联网颠覆一切的理想主义者们,可能压根儿就不曾想过,那些传统行业的“老人们”有着怎样强烈的危机意识。是的,他们焦虑不安确又异常冷静,更可怕的是,他们正以我们难以想象的虚心和开放的心态,在重新审视我们引以为豪的“互联网思维”。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画面,你很难想象一个年近60的,看上去干练但略显清瘦的老爷爷,可以如数家珍的和你聊黄太吉煎饼、西少爷肉夹馍、挑食火锅外卖,以及叫个鸭子等等等等互联网餐饮品牌,并且给出极高的评价。“我们上百年的老店啊,出了武汉基本没人知道,他们这么短时间做来的品牌,比我们百年的积累还要厉害得多。”

“每天餐馆坐满了人,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用户在哪里,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是刚好路过这呢,还是慕名而来的,完全不清楚......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吃了些什么,喜欢吃什么,以及为什么喜欢吃,用你们的话说就是,我一点都不了解我的用户。”

“还有就是,10年前是这些人在吃热干面,10年后还是这些人在吃热干面,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吃这个东西了,对老字号的东西没有太多的感情,这是相当危险的信号,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

完全不了解用户,吸引不到年轻的群体,以及年轻群体对品牌情感的认知的逐渐模糊,在张绪明看来,是像蔡林记这样的老字号传统餐饮面临的几个最大问题。所以整个聊天过程中,会时不时的补上一句,“我真的挺焦虑的”。

更难想象的是焦虑背后,蔡林记热干面强劲的财务数据:目前蔡林记在武汉及周边地区大概拥有50家直营店,平均每家店每天可以卖出5000碗左右热干面,按照4块钱一碗计算,仅热干面这一个品类,每天就可以为餐厅贡献100多万的营业额。这还仅仅只是热干面这一个品类,还不包括其他像汤包、豆皮、糊汤粉这样的武汉传统小吃,以及豆浆之类的饮品收入......

所以焦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这样的传统餐饮品牌也在不断尝试触网:微博营销、微信公众账号、大众点评团购等,这些互联网工具蔡林记也早就接入了。

“这些东西我们都有啊,我们100块钱的代金券,通过大众点评来卖,我们补贴12,大众点评再补贴20,算下来是便宜了30多块钱,我们觉得已经是相当大的优惠了,但用户没有感觉,这让我们很困惑。”

不仅如此,现在外卖O2O很火,但面点类产品并不适合做外卖,没法长时间放置。为了赶上O2O的浪潮,蔡林记甚至专门改进了生产线,重新制作了适合长时间放置的面条。“等新车间投入生产,我们立马就可以做外卖了,可能是一个大的突破。”

简单来说,我们所能够看到的“互联网”,这些传统餐饮都在积极的参与。但张绪明给我的反馈是,这些都只是互联网的工具产品,而不是互联网的本质,并不能解决“不了解用户,吸引不到年轻的群体”的问题。“不是说不行,可能是我们没有找对方法。”

为了寻求改变,蔡林记做过一系列的,例如推出全新的互联网品牌、开设青年餐厅、把热干面做成意大利面以迎合年轻人的喜好......“你让我找个大厨,弄个中央厨房,绝对没问题,但你要我做个黄太吉这样的互联网品牌,我真的弄不来,但我们确实也在学习。”

当然,这还只是武汉地区一家传统餐饮企业的“互联网思考”而已,仅仅是所谓的“传统企业”审视互联网的一个缩影而已;又比如之前我们36氪开放日上的项目KRT Foot in 3D脚型扫描,典型的传统企业的互联网思考;又比如我之前和恒安集团的一位朋友聊天,“你说我每包卫生巾上印一个二维码,不知道比那些APP渠道的量大到哪里去了......”

这让我想起去年WISE大会上俞敏洪的经典语录,“我们传统行业的优势就是有钱有势,你们能看到的我们都看得到,你们正在做的我们可以花更大的代价来做......”

上千年以来,商业的规则会改变,但规律不会改变。互联网确实以极小的成本,极大的改变了餐饮行业的规则和玩法,但在这群熟知商业规律的“老人”面前,他们掌握规则的玩法,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就像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这些传统行业者正以我们难以想象的虚心和开放的心态,在重新审视我们引以为豪的“互联网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