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 >

江西乐平工业园紧邻村庄 村民称多个年轻人患癌

发布时间:2015-08-31 09:49:13

江西乐平工业园紧邻村庄 村民称多个年轻人患癌
工业园区已停产的企业 图 /李刚 工业园区已停产的企业 图 /李刚

  “拒绝污染,还我宜居乐平。”

  8月4日,江西乐平市塔山工业园周边村庄的百姓进入城区,拉着“拒绝污染”的横幅,喊着“还我清新”的口号,再次向污染“宣战”。

  这次“宣战”指向乐平市经济支柱塔山工业园。次日,当地官方把“人民诉求摆在第一位”,责令工业园38家企业全部停产。

  乐平市城区多位居民告诉长江新闻记者,此次集体停产,确实让空气清新了不少,希望能保持现状。

  停产企业和工人则抱怨:“不是每个企业都存在环保问题,政府维稳坑了‘正规’企业。”

  长江新闻记者李刚 发自江西乐平

  被污染的村庄

  沈家岭村紧邻塔山工业园区,住户超过260户,是污染较严重的区域。该村贯穿着粗长的管道,河内流淌着黄色且有气味的污水。

  园区内的企业??江西天新药业有限公司的围墙,与该村两户居民只有一路之隔,距离约10米左右。

  其中一户居民称:“这里住着都怕了,空气实在受不了。”

  附近居民老方已年过六旬,他对污染表示担忧:“这里是蔬菜基地,可我们自己种得菜却不敢吃了;以前都是喝井水,可现在喝自来水和纯净水;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老人和孩子住家里,工厂生产时家里要紧闭窗户,否则孩子会被熏哭....。。”

  2001年10月22日,塔山工业园正式破土兴建,它是乐平第二个工业园。公开资料显示,该工业园依托江西化纤化工责任有限公司和江西电化有限责任公司两个省属重点企业,拓展延伸3560亩。

  多位村民向长江新闻(微信号:cjrnews)记者称,自从工业园区企业投产后,空气臭了,河水脏了,甚至出现多个年轻人患癌症死亡的现象。

  曾与沈家村相邻的杨家村,目前已被工厂覆盖,60多户居民搬离。沈家岭村居民告诉记者,政府也曾提出沈家岭村搬迁,但因赔偿问题无法达成协议,最终搁浅。

  塔山工业园污染问题之前曾被媒体屡次报道,收效甚微。

  8月4日,工业园周边千余位居民来到乐平城区拉起了“拒绝污染”横幅。此次事件随后在网络发酵,塔山工业园区高污染企业废气排放,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受损失的企业

  事件发生后,乐平市委、市政府接连表达了治污决心。

  8月4日上午8时,乐平市委书记吴龙强召集相关职能部门召开紧急工作会议,要求采取有力措施,重拳打击、全面治理工业园区废气排放。乐平市委宣传部同日称,乐平工业园区33 家涉气企业已全部开始停产整顿。

  8月6日,乐平市委宣传部在市政府官网称,“为了空气清新,环保治理不见成效,决不收兵。”8月7日,又发表《致市民的一封信》,称“对停产整顿企业,安评、环评或‘三废’排放不达标的,一律不得恢复生产。”

  8月16日,长江新闻记者分别到江西天新药业有限公司和乐平市恒升化工制造有限公司。前者保安称,“请先联系市委宣传部。”后者称,“老总回家了。”

  江西金龙化工有限公司一工作人员称,工业园区有几十家企业,有做的好的,也有做的不好的,我们是正规企业,环保没问题,现在市里要求全部停产,也是没办法。不过老百姓确实也可怜,整天闻这样的味道,“现在好多了。”

  另一名戴眼镜的工作人员告诉长江新闻记者,他们接到市里通知就停产了,这么大企业,环评手续什么的都有,“至于其它企业,我们不好说。”

  记者希望采访该企业董事长潘总,对方称“不私自接受媒体采访,若采访可与宣传部对接。”但当地宣传部让记者与环保部门对接,环保部门拒绝对接。

  工业园区的华兴化工厂检修工人透露,他所在的化工厂属于小企业,操作工约30人,每月薪水约4000元,停产期间的操作工可拿到75%的薪水。

  该工人还称,化工厂利润非常高,投资1万元,回报不低于8万元。停产期间,操作工不上班还得发工资,生产的损失更大,大企业会损失惨重。

  长江新闻记者通过多个渠道了解到,尽管当地居民对企业停产多是叫好声,但部分认为自己环保没问题的企业,则多有不满。

  经济发展与人民诉求

  在治污方面,经济发展与人民诉求成了一道选择题。

  8月5日,乐平市委书记吴龙强在“污染防控”工作通报会上表态:“在经济发展和人民诉求发生冲突时,始终把人民群众的诉求摆在第一位。”

  塔山工业园区距离乐平市区约9公里,停产10余天后,乐平市区已没有了此前的刺鼻气味。

  工业园周边村民称,期待政府这次是真的“铁腕治污”,没有太多奢求,能保持现状就心满意足了,但同时又担忧污染死灰复燃。

  乐平市环保局办公室主任黄俊向长江新闻记者强调,这次工业园区的停产整改以及复产考核非常严格,“什么时候环保整改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复产。”

  “企业不生产,空气质量就好了。”黄俊称,现在24小时巡查,没有企业敢私自生产。

  汪伟星是乐平市环保局党组成员、工会主席,分管环境监察工作,他称,“环保以前也在做,现在出了问题,原因是老百姓要求越来越高了!”

  对于何时复产,汪伟星称没有时间限制,企业整改好了就复产。他也坦言,停产对企业确实有损失,但停产也是无奈的倒逼手段。

  公开资料显示,乐平市综合经济实力长期保持在江西省十强行列,2009年财政总收入迈上10亿元台阶,2013年已突破30亿元大关,塔山工业园对此贡献颇多。

  有知情者向长江新闻记者透露,工业园区的不少企业,都是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他们在进驻园区和生产等方面,可以说一路“绿灯”,但这一切与维稳相遇后,显然已不占优势。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博士潘欧文称,多年来政府“低标准”招商引资,污染累积引发群体性事件,政府转而用“高标准”来要求企业,以此安抚民心,但很可能导致相当一部分企业复工遥遥无期,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陷入僵局。

  “如何在经济发展与民生改善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考验着地方领导的管理智慧。”潘欧文认为,对待污染企业,政府不能“一刀切”,重点是帮助企业转型升级。

编辑:SN146




拉蒂搜索,让你体验无竞价排名的搜索引擎!精彩词条推荐:1.76精品传奇

上一篇:深圳放宽新能源车指标申请标准
下一篇:学者:越战时期美国陆军纪律涣散 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