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押注欧洲股市相当于在押注制药股

发布时间:2021-03-15 13:44:38

押注欧洲股市相当于在押注制药股

众所周知美国股市由科技巨头主导,但很少有人知道欧洲市场目前由制药公司所主导。

医疗保健股占欧洲斯托克50指数权重的四分之一,几乎与科技股在标普500指数中所占的28%的权重差不多。在以市值计欧洲最大的10家公司中,目前有五家是制药商,分别是诺华(Novartis AG)、罗氏公司(Roche Holding Ag)、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赛诺菲集团(Sanofi, SNY)和丹麦的诺和诺德(Novo Nordisk)。这一趋势并不是什麽新现象,但今年疫情带来的经济低迷凸显了制药行业的社会相关性,以及该类企业的利润通常不受经济衰退影响的特点,从而大大加强了上述趋势。阿斯利康从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获得授权的一种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苗在目前的临床试验进程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医疗保健行业崛起是对欧洲大型企业及其在过去15年的转变进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之一。另一个结论是瑞士占主导地位。自2018年以来,欧洲大陆最大的三家公司均来自这个以稳定著称的阿尔卑斯山国家。这三家公司分别是雀巢公司(Nestle SA)、罗氏和诺华(Novartis AG)。而2004年FactSet开始记录欧洲斯托克50指数时,三家市值最大的公司均是英国公司,分别是英国石油公司(BP PLC)、汇丰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和沃达丰空中通讯公司(Vodafone Group PLC)。

英国股市偏重银行、油气和工业类股,这些类股15年前曾统治商业世界,但目前已经失宠,甚至已挤不进前十名。本月早些时候,苹果公司的市值超过了整个富时1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市值总和。

欧洲股市也出现了科技股迅速崛起的状况,不过崛起的程度相对温和。欧洲斯托克50指数中市值排名前五的公司现在包括德国商业软件巨头SAP SE (SAP)和荷兰微芯片设备制造商艾司摩尔公司(ASML)。这两家公司在各自的市场都是龙头,但无论从业务的广度还是深度上,都无法匹敌Alphabet (GOOG)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等面向消费者的美国巨头。与此同时,沃达丰和Telefonica等在20世纪90年代末的科技狂潮中一度引领欧股的网络供应商,目前其市值继续大幅缩水。

一个不太可能成为稳定标杆的公司是雀巢,在过去12年中有10年,雀巢是欧洲市值最高的公司。当其美国同行卡夫亨氏公司(Kraft Heinz Co., KHC)因在消费者口味发生巨变的过程中过度削减成本而受到了惩罚的时候,雀巢公司继续从婴儿营养品、狗粮、咖啡再到奇巧巧克力(Kit Kat)等全球多样性产品组合中获取了巨额利润。总体而言,消费者品牌是欧洲公司的优势所在,特别是在奢侈品领域。受中国需求提振,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已跻身市值前十行列。

对于那些希望从欧洲股市获得更佳回报的投资者而言,以往的教训好坏参半。自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赚钱,欧股的表现几乎一直逊于美国股市。医疗保健类股应会继续受益于人口结构情况,但与美国相比,欧洲地区面向石油和天然气等问题行业的敞口仍然更大。

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或者说并非欧洲独有的问题,仍然是科技股。那些希望押注2020年会像2000年那样处在科技泡沫破裂前夕的逆势操作投资者,最好购买一只追踪欧洲股市指数的基金。当然,大多数人将倾向于更加精挑细选。